水氢发动机的闹剧:不是“当代奇迹”而是40亿“诱人”

时间:2019-5-27 17:21:26 作者:奇迹

  1984年3月,哈尔滨普通司机王洪成宣布发明“水变油”,称热值高于普通汽油、柴油,且无污染,成本极低。

  随后,这项“发明”受到不少“权威人士”的肯定,甚至在各地肆意骗取大量投资,建立了不少“工厂”。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明事件造成实际经济损失的第一大案。

  三十余年后,国民的科普水平上升了一个档次,“能量守恒定律”、“永动机不可能实现”这种基本的物理常识已经深入人心,而我们依然再次见到30年前这个“眼熟”的套路——车加水就能跑。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刊发的一则报道——《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或许是这次“智商税”收得太重,网友们纷纷群起而攻之,报道里为这一“当代奇迹”点赞的市委书记成了笑柄,“奇迹制造者”青年汽车更是沦为众矢之的。

  面对大家的质疑,庞青年今日在对媒体的回应中表示,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据介绍,青年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水和反应物在一种“特殊催化剂”作用下产生氢气和水解产物。

  然而,这种语焉不详的“特殊催化剂”,不管其成分是什么,只要是催化剂,就意味着它本身只是促进反应的进行,不提供能量。

  如果没有额外的能量输入的话(比如电池、汽油),水根本不可能转化氢气用于汽车行驶。因此,这个说法本身就存在问题。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青年汽车所鼓吹的“水氢发动机”与业内所说的“氢燃料电池”工作原理并不相同。

  非但如此,在精选君仔细翻阅青年汽车的背景资料,更发现诸多庞青年造车的“黑历史”。

  早在2010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浙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来到宁夏石嘴山,与当地政府达成协议,计划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

  青年汽车承诺在石嘴山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等项目, 它得到的是石嘴山政府为其提供的拥有采矿证的煤矿。

  然而,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多年后,造车项目毫无进展,但是靠出售煤炭资源获利10亿元。

  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为由,与鄂尔多斯政府签协议,获得煤炭资源,后续收购项目失败,庞青年却将煤炭指标转手卖出,获利2亿元。

  除了上述地区外,青年汽车曾经在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贵州六盘水等多地设立项目,但其中未有一家成形,均是以项目圈地、圈资源、套取国家补贴、政府资金,只留下一地鸡毛。

  据精选君了解,在此次的南阳氢能源整车项目中,南阳市政府平台更是出资40亿元。

  因此,在这40亿元补贴面前,“水氢发动机”到底是“技术奇迹”还是“旧把戏装新酒”,显而易见。

  “水氢发动机”之所以能做成的吸金骗局,这与氢燃料电池汽车在国内的火热景象密不可分。

  仅从政策层面来看,自2018年开始,电动车补贴时代即将进入尾声,补贴逐年退坡并将在2020年底完全退出,政府查得越来越严,骗补已经是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无疑让氢燃料电池演变成了新的风口,引得无处可去资本进入,这其中就包括诸多地方资本。

  不可否认,财政补贴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企业的依赖性并诱致市场畸形发育,而且企业的趋利性扭曲了财政补贴的技术路线,两方面的力量使政策所期望的综合市场效果大打折扣,进而让“骗补”丑闻持续蔓延。

  地方保护也因此扼杀了公平竞争,保护了部分落后乃至部分空壳的企业,从而也阻碍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乃至未来汽车产业的崛起。

  精选君认为,财政补贴能够减轻了氢能源汽车初期的产品技术成熟度不足和生产开发成本高昂的压力,并有效启动了销售市场。

  但要想让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在未来持续稳定健康的发展,就必须先遏制“骗补”现象的发生。

  国家为了打造绿水青山,大力推行新能源,讽刺的是斥巨资地推行非但没有很好的效果,反而养了一群骗补的企业。

  而从纯电动车到氢能源车的“骗补”事件,不仅折射出新能源产业的野蛮生长,更中伤了新能源的市场前景。

上一篇: 朴正熙总统任内打造韩国经济奇迹声望颇高女儿当总统却沦为罪犯 下一篇:没有资料